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普惠金融 >> 正文

普惠金融:跨越百年的初心与情怀

2022-05-17  来源: 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浏览量:
听到过一个小故事,多年前,常熟农商银行(以下也称“常熟银行”)曾与兄弟行交流小微金融经验

本网讯:听到过一个小故事,多年前,常熟农商银行(以下也称“常熟银行”)曾与兄弟行交流小微金融经验,对方表示他们所在区域市场有大量台商,很少小微客户,小微金融恐怕做不起来。过了一段时间,常熟银行当地支行成立了小微金融团队,扫街扫楼扫园区,把业务做得风生水起,渐渐名声在外,市场口碑甚佳。兄弟行领导闻之不解,沉下心仔细了解情况后,恍然大悟,原来是苏式面馆小老板、家庭小作坊业主、种花养蟹的农户,大为惊讶,很多人连工商执照都没有,手上只有租赁合同,企业主体资质都不具备,这也能贷款啊?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们理解这个故事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视而不见”,意为睁着眼却没看见,语出《礼记·大学》,原文是:“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之而不知其味”,因果关系清楚,因为心不在焉,所以视而不见。小微客户如空气如水,无处不在,是社会经济最基本细胞,这一群体曾经很长时间难入行长法眼,小微客户融资难由此可见一斑!


不要苛责任何人,这恐怕曾是常态,仅从概念演变也可看出金融服务下沉之不易。二十多年前,国内银行业习惯使用“中小企业融资”概念,当时国际通行的同类概念是“SME’s Finance”,2005年后改为“小企业贷款”或“小微企业融资”,“小微金融”概念则是近十年逐渐兴起。2020年,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CAFI)年度报告主题是《微弱经济与普惠金融》,首次使用“中小微弱”一词,把普惠金融包容性引入更加容易被忽视的微小弱势群体,其良苦用心就是强调普惠金融要“下沉下沉再下沉”。


普惠金融这一概念,由联合国在2005年“国际小额信贷年”活动中首次提出,并于当年引入中国,但究其实质,普惠金融思想和点滴做法早已有之,若穿越百年,我们可能同样恍然大悟,充满忧患意识的民族先驱们,他们对底层民众苦难的悲悯和同情,在金融领域的表现就是普惠金融初心与探索。你不妨沉心细察,百年前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农村根据地信用合作社发放的“耕牛贷款”、“种子贷款”;近代民族银行家以“服务社会”理念开办的“一元钱储蓄”、“农村合作社贷款”;晚清状元实业家秉承“天地之大德曰生”思想开办的“小额工资储蓄”......,这不就是服务微弱群体的普惠金融吗?点点普惠心,拳拳家国情,觉醒年代的前辈们是如此可敬复可爱!


从服务社会民生角度,近代百年金融史,也是一部普惠金融探索实践史。延袭了千年封建租佃制度的广大农村地区,“地租+高利贷”成为农村财富两极分化,带来社会不稳定甚至激化的因素。两次鸦片战争后,国外工业产品通过通商口岸涌入,江浙沪地区首当其冲,客观上刺激了近代民族工商业发展,纺织面粉工业率先兴起,为之配套的现代金融业应运而生。活跃在经济金融领域的前辈们,在社会良知和责任感驱使下,开展了普惠金融早期探索,储蓄银行、信用合作社、小额储蓄、农户贷款等具有普惠性的金融体制或业务模式开始出现,为“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社会转型阶段带来熹微晨光。


“天地之大德曰生”,民本思想根植于中华民族的传统基因,薪火相传,延绵至今。在百年前那个风雨如晦的年代,祖籍常熟的状元实业家张謇,直来直去、敢想敢干,在南通积极践行家国情怀和民生理想,曾“议劝南通设储蓄银行,未行”,然后决定自己干,在大生纱厂账房内设“工资储蓄处”,收受小额存款,发行“钱票”、“支票”等,与旧式钱庄不同,初具储蓄银行功能雏形。他后来还创办了大同钱庄、淮海实业银行、南通实业银行、兴通信托公司等类型金融机构。在任北洋政府农商总长期间,曾提出“中央银行为基、地方银行为辅”的金融体系设想,其中“地方银行”即区域性中小银行,以服务地方实业和社会民生为基本定位。他也曾提出“父教育、母实业”思想,在创办的商业学校中设立银行专修科,专门培养金融实用人才,并亲自题写校训:“忠信持之以诚,勤俭行之以恕”,学校毕业生因为稀缺,成为上海和江苏地方银行抢手人才,其民本思想及实干作风泽被后世、令人景仰!


“反对高利贷,实行低利借贷”是中国共产党建党初心和纲领在金融领域的体现,“低利”强调利率可负担,是相对当时农村动辄年化50%甚至100%以上利率的高利贷而言,而且高利贷往往与利滚利、暴力催收等联系在一起,底层民众苦不堪言。1922年12月,中共中央有关文件中提出“组织农民借贷机关”和“实行低息借款”建议,在此方针指导下的金融活动可理解为百年前我党领导下的普惠金融实践探索。上世纪二十年代,毛泽东同志在开展农村调研时,对“土地租佃和高利贷双重盘剥”给底层民众的压迫之苦体会至深。彭湃同志不仅是“农民运动大王”,也是我党“建立农民借贷机关”早期倡议者,海陆丰劳动银行是地方苏维埃政府最早成立的银行之一。1924年国共合作宣言中也提出“农民之缺乏资本,至于高利贷以负债终身者,国家为之筹设调剂机关,如农民银行等,供其匮乏”,这些思想本质上是对“金融盘剥”社会矛盾的纠偏,对“公平正义”社会的追求!


土地革命时期,以毛泽民、曹菊如等为代表的红色金融先驱,探索形成了“红色银行+信用合作社”的农村金融体系雏形,开展的各种平价借贷与高利贷相比利率大大降低,如闽西工农银行章程中规定放款月利6厘(年化7.2%),支持农业生产,用于购买耕牛、农具等。遍布基层乡镇的信用合作社也通过金融服务下沉,帮助农民获得平价贷款,如1928年,江苏常熟地区共产党人石楚材、陆炘祥及唐希贤、程醒吾等,在赵市圩港成立全省第一个苏维埃信用合作社,入股社员50多人,多为贫雇农和小商小贩,筹集股金300多元,为底层农民或短缺资金的小商贩发放小额贷款,虽存世很短仅半年左右,从社会文明进步的角度,这是服务底层民众、彰显公平正义的阳光。


不忘百年初心,践行普惠使命。与建党初心一脉相承,新中国成立后,农业银行和农村信用合作社成为农村金融的基本体制安排,几经曲折,在改革开放后得到新生。2001年,常熟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通过改制成为常熟农村商业银行,也是国内首批股份制农商银行。该行成立二十年来,以“做农村金融领跑者”为愿景,将“支农支小”定位写进公司章程,以“敢闯敢试敢为”姿态,始终活跃在县域和农村金融市场,下沉常熟及江苏广大城乡,并通过村镇银行模式成功复制到湖北、云南、河南、海南等地区。


作为最具“微贷”业务特色的上市商业银行,常熟银行属于国内较早的普惠金融探索者和坚定行动者,并尝到了甜头。该行2005年开始探索小微金融专业化、体系化发展之路,2008年初心启航,2009年正式上场,扫街扫楼、进村入户,将金融服务送进千家万户,下沉到最基层百姓,下沉到中西部贫困地区“最后一公里”甚至“最后一米”的农户家中;该行从最初的茫然无绪到精心谋划,从行动的坚定不移到硕果累累,十二年来小微金融规模稳中有进,资产质量始终保持优良,同时“兼收并蓄、自成一体”,已经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常农商微贷模式”,累计支持40多万户小微客户,累计发放个人经营性贷款额达两千多亿元。






以全行口径“个人经营性贷款”为例,分年度数据显示,该类贷款过去十二年平均年增速约35%,说明下沉小微战略执行有力,新增信贷资源不断向小微倾斜,其业务增速和质量均可代表国内中小银行开展小微金融服务的优良水平;同时,该类贷款在全行贷款中占比逐年提升,过去六年提升了16个百分点,说明贷款结构调整和大零售战略转型成效明显。


事非经过不知难!我们看到,常熟银行小微之路并不平坦,几经磨难和波折,从最初朴素的“支农支小”定位,到伴随经济发展和客户成长的“垒大户”经营冲动,在付出大额不良代价后,深刻反思,回归初心,下沉到“做同业不愿做不能做的小微客户”。常熟银行小微金融十二年发展历程证明:没有经历痛苦的初心不够真切,没有促成行动的初心微不足言道,没有尝到甜头的初心难以持久!


条条道路通罗马,条条道路有分岔!小微金融在常熟银行的成功不乏偶然因素,但绝非偶然。勤劳实干的文化底蕴,市场意识的百年熏陶,扎根农村的乡土情怀,面临险境的绝地反击,尝到甜头的勇猛精进,对IPC技术核心原理的坚守以及本土化改良的“拿来主义”、“实用主义”。每遇重大瓶颈、谋求突破的关键时刻,理念的正确或漂移、态度的较真或妥协,银行一把手的更迭、技术路线的偏差、团队建设的失误,任何一个关键点走进岔路,很可能前功尽弃。2005年以来银行同业在这个领域水土不服、摔跤翻车的案例不少,很幸运,常熟银行小微金融可能犯过技术性小错,但没犯过趋势性大错。这群可爱的阳光少年,一直下沉在乡镇、突破在线上,始终走在小微金融正道上。


实践证明,要做好小微金融,商业可持续原则与服务小微情怀两者缺一不可。常熟银行从农村信用社改制而来,多年扎根地方,服务县域和农村经济,传承普惠金融百年初心、农村金融情怀刻骨铭心,即便在“水大鱼大”市场环境中有过短期偏差和困惑,但强大的内驱力依然将经营重心拉回到“支农支小”服务轨道。常熟银行小微金融成功经验也表明:中小银行必须立足区域优势,坚持差异化转型之路,把初心和使命扎根在商业可持续的经营模式中,才能真正行稳致远。


我们理解,经过十二年历炼,“常农商微贷模式”初步成熟、管理体系运作有效,正走在数字普惠创新路上,不仅经过长三角一体化地区验证,在中西部地区成绩同样优秀,已经证明了具有广域可复制性,这种可复制性建立在“非标业务标准化”、“逻辑验证和交叉验证”、“眼见为实,还原真实财务”等理性逻辑基础上,结合地域差异和市场特性进行本土化开发。诸君是否体会出“普遍真理与具体实践相结合”味道?转换成小微金融专业语言,就是“先进理念与文化+微贷技术核心原理+勤劳实干精神”相结合,这应是国内中小银行小微金融借鉴复制、创新发展,通向成功的正道,当然还有一个必要前提:总行管理层的坚定支持,正如常熟银行那样,从董事长、行长到分管副行长,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干到底,直到建成小微金融专业银行!


我们判断,与台州小微专业银行相比,常熟银行多业务条线运营体制与国内中小银行(以城商行和农商行为代表)相似,其转型小微金融的成功经验具有更强的复制借鉴价值!同时常熟银行发起设立的31家兴福系村镇银行是村镇银行版的“小微金融专业银行”,他们走过的弯路和下沉小微的成功经验,对国内村镇银行探索可持续发展之路同样具有很好的借鉴价值。希望常熟银行的经验分享,能为国内普惠金融事业再添几把“乡村柴火”。


近两年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同志在多个场合强调“全面增强金融的普惠性”,指明了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向。全国上亿小微经营群体构成了市场经济的微循环系统,与代表经济实力地位的大中型企业一起,共同决定了经济体系的健康与韧性。普惠金融关系到民生、就业和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小制造、小商贸、小服务和农村种植(养殖)业,以及科创项目,都是实体经济的组成部分,是社会经济体系的毛细血管。这些小微企业、个体经营户、家庭小作坊及农户就在我们身边,是我们的朋友、同事、邻居或家人,他们大都淳朴本分,具有诚实守信品质,他们“小额、短期、快捷”的金融需求同样应该得到满足。同时,近年兴起的数字普惠金融也带来更多工具性、结构性,甚至革命性创新,普惠金融事业方兴未艾,迎来发展新曙光!


常熟银行小微金融刚满十二岁,从2009年“3+7”创业团队起步,发展到今天近两千人。这群新时代的阳光少年,朝气蓬勃,奋发有为,充满情怀,他们传承着普惠金融百年初心,每天奔走在服务小微、三农的路上。此外,还有一群兴福村镇银行的小伙伴们,复制“常农商微贷模式”,每天也不辞辛苦,翻山越岭,走在湖北、云南、河南及海南等地的乡间小道上。他们装备更加先进、能力更加综合!一支支精干灵活的营销小分队,携带着数字化单兵装备,依托中台体系化支持,具备了更加强大的客户信用画像、行业态势感知和精准服务触达能力,把普惠金融从“最后一公里”推进到“最后一米”。同时“崇尚狼性,永不放弃”、“不喝客户一杯水”等小微文化代代相传,早已融入血脉,成为小微团队的气质和军魂!


干在实处,走在前列;但行普惠,善见未来。


内蒙古金融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金融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金融网)”的作品,内蒙古金融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Copyright © 2021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内蒙古金融网版权所有

邮箱: cfp05@163.com   联系电话: 0471-4952235   传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蒋   利   电话: 18686014277

                        内蒙古若辉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文静  电话: 18404823333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蒙ICP备08100000号-1

·内蒙古金融网络传媒中心 中国网通集团提供宽带支持 


金融内蒙古微信公众平台

内蒙古新金融研究院
蒙域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