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监管 >> 正文

【重磅】银监会2018年的八大重点整治领域

2018-01-11  来源: 内蒙古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   浏览量:
“放弃幻想,回归本源,服务实体。”一位股份行同业业务负责人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流时表示。“原来想的是,以往的同业擦边球业务是不是监管整顿过后还会有机会做。现在看不可能了。”   

    本网讯:“放弃幻想,回归本源,服务实体。”一位股份行同业业务负责人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流时表示。“原来想的是,以往的同业擦边球业务是不是监管整顿过后还会有机会做。现在看不可能了。”


    刚刚过去的2017年,强监管成为银监会工作的关键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监管部门了解到,强监管态势将在2018年得到延续,银监会将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重点围绕公司治理不健全、违反宏观调控政策、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侵害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不当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违法违规展业、案件与操作风险、行业廉洁风险等八个方面开展整治工作。


    中国银行业资产规模已跃居全球第一,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达247万亿元。


   在中国银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一些风险点有所积聚,突出表现在部分银行体系资金空转、层层嵌套规避监管投向限制性行业和领域,跨市场、跨业务交叉风险隐患较高。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同时,提升银行业发展质量成为监管更重要的任务。


    针对银行业发展中的问题,在2015年开展“两加强,两遏制”的基础上,银监会在2017年初陆续开展“三三四十”(“三违反”指违法、违规、违章;“三套利”指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四不当”指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十乱象”指股权和对外投资、机构及高管、规章制度、业务、产品、人员行为、行业廉洁风险、监管履职、内外勾结违法、涉及非法金融活动等十个方面市场乱象)等专项治理行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三三四十”专项治理收官,各级监管机构发现问题5.97万个,涉及金额17.65万亿元。同时,银监会行政处罚金额及责任人均创下历史纪录:2017年银监系统做出行政处罚决定3452件,罚没29.32亿元,处罚责任人员1547名,270名相关责任人取消一定期限直至终身银行从业和高管任职资格。



   同业资产负债“缩表”


    “过去写年终总结的时候开篇都是写资产规模增加多少,十几年都没变过。今年开篇先谈内控治理,真的不一样了。”1月8日,一位银行业机构办公室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经过专项治理,银行业的发展理念正在发生转变。不过在“三三四十”初期并不容易。


    一位监管部门人士坦言,在开展专项检查之初,市场担忧政策叠加会加剧市场调整,监管部门也有不小的压力。


    2017年5月,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在监管工作通气会上表示,制度设计和政策安排充分考虑了对市场和对银行业机构的影响,将坚定不移按照既定监管思路和方向开展监管行动,也会充分考虑风险实际科学把握力度和节奏,稳妥有序推进。


    1月8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副主任曾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宏观层面上,过去金融市场风险积累并有所显现,货币政策过于宽松引发资产泡沫,市场流动性紧张、股市波动、债市波动等风险引发高度关注;从实体层面来看,2016年下半年开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一定成效,实体经济增长企稳,经济工作的中心从原来的稳增长逐步转移到防风险方面。在这种背景下,“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成为监管工作重要内容,银监会通过“三三四十”专项整顿在短期内将一些重要问题进行化解。


   “整治很有必要。”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1月8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年来银行业发展速度很快,资产规模膨胀厉害,但也乱象丛生。不可否认以表外、同业和理财为代表的所谓创新业务有一定效果,但的确带来一定程度上资金空转,风险隐患在加大,服务实体的效率降低等问题,要对矛盾突出的领域进行规范。


    但这并不容易。“三三四十”专项治理也被市场人士称为“拆弹行动”,因为其复杂且有风险。


    郭田勇介绍,银行庞大的表外资产的形成经过了较长的积累期,去杠杆不能在短时间过猛、过急,防止人为造成“明斯基时刻”(指杠杆过度累积引发市场突然下行)。


   曾刚表示,“三三四十”专项治理一方面面临跨市场、跨机构业务的穿透难点,另一方面要防止在处置风险中引爆“炸弹”,将潜在风险变为现实风险。“目前来看,这个政策节奏和力度把握是比较好的。”


    针对结构嵌套、资金空转、规避监管较为突出的表外、同业和理财领域,经过整顿,其不规范行为得到初步遏制。银行间相互购买、代持理财产品现象得到缓解,银监会披露,截至2017年11月末,理财产品特别是同业理财累计净减3万亿元,理财中的委外投资较年初减少5888亿元。表外业务逐渐回归表内,“影子银行”行为有所遏制,委托贷款中的“金融机构委托贷款”同比少增889亿元,表外业务增速由过去的50%以上降到19%。商业银行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来首次收缩,余额分别比年初减少2.8万亿元和8306亿元。


    另一方面,2017年前11个月,银行业新增贷款13.3万亿元,贷款增速自2015年以来首次超过同期资产增速。制造业贷款增速较2016年同期上升1.7个百分点,小微、保障性安居工程、基础设施行业信贷增速高于贷款平均增速。


    回归“监管姓监”定位本源


    2017年年末,在农行票据案、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理财案千万级罚单之后,银监会对广发银行“侨兴案”中暴露出的系列违规担保行为进行处罚,对广发银行单家罚没金额达到7.22亿元。


    “一整个业务条线的利润都没了。”一位银行机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市场震惊之余,银监会又对其中的通道机构罚款515万元,出资机构罚没13.41亿元,仅该案涉案罚没总金额达到20.68亿元,占全年罚没金额的七成。


    “合规是金融机构最基本的要求,即便短期可能还未出现系统性风险,但经营混乱之下,长此以往会出现大问题。如果金融机构连基本的合规经营都没做好的话,还谈何创新?广发案只是严处罚的一个开头,如果再出现基本经营问题的话,监管部门会继续重罚。”郭田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让套利者无利可图,让违法违规者得到应有惩处。才能让银行树‘立合规创造效益’的理念。” 一位监管部门人士表示。“过去监管部门考虑行业发展较多,当下发展质量的要求超过规模的需要,监管部门也在回归‘监管姓监’的本来定位。”


    银监会在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时指出,努力培育恪尽职守、敢于监管、精于监管、严格问责的监管精神,在全系统真正形成有风险没有及时发现就是失职、发现风险没有及时提示和处置就是渎职的严肃监管氛围。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银监会连发三大文件,剑指商业银行公司治理、委托贷款和大额风险暴露,进一步补齐监管制度短板。


    郭田勇还表示,监管不能缺位,但也不能仅依靠高压政策,让监管取代经营,要让金融机构树立经营合规的理念,调动金融机构业务创新和支持实体的积极性,构建金融健康发展长效机制。


    监管部门权威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将增强监管之间的协调性、稳定性,不仅有一行三会的协调,还有与财政部、审计署等机构的协调;更加突出全面监管、行为监管以提升监管的有效性,加强对网络技术、云技术的监管,同时向科技要监管能力。


    在防风险、强监管的背景下,银监会于2017年3月末启动轰轰烈烈的“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收官,查出问题5.97万个,涉及金额17.65万亿元。


    所谓“三违反”,是指违反金融法律、违反监管规则、违反内部规章;“三套利”,是指 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四不当”,是指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银监会从3月末陆续下发这些内容的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45号文、46号文及53号文),开展银行业全系统大检查,被称作“三三四”。


    “十大乱象”则来自于《关于集中开展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5号文),包括股权和对外投资、机构及高管、规章制度、业务、产品、人员、廉政风险、监管行为、内外勾结违法、非法金融活动这十大乱象。


    值得注意的是,“三三四”的系列动作早在2016年末召开的工作会议上已经部署完毕,多是2014年末启动的“两加强、两遏制”(“加强内部管控、加强外部监督,遏制违规经营、遏制违法犯罪)及“回头看”等银监会例行检查的延伸。


    2017年3月初,银监会换帅,原山东省省长郭树清回北京接棒尚福林,此后整治金融乱象力度空前,并很快推出治理十大乱象的行动。据财新记者了解,郭树清在上任伊始即要求,各金融机构要充分认识市场乱象的严重性,实事求是反映问题,决不能敷衍了事走过场。(见《财新周刊》2017年第15期“银监会监管阴云”)


    总结专项治理情况,银监会数据显示,各级监管机构分别检查发现“三违反”问题11534个,涉及金额4.15万亿元;发现“三套利”问题4060个,涉及金额3.78万亿元;发现“四不当”问题1.28万个,涉及业务金额6.16万亿元;发现“十乱象”问题3.13万个,涉及金额3.56万亿元。


    据财新记者了解,银监会党委决定,在2018年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正如郭树清此前所言,“整个趋势是金融监管会越来越严,严格执行法律、严格执行法规、严格执行纪律。”(见财新网“郭树清:全球最大的银行体系迎来强监管”)


    据银监会相关人士透露,2018年将重点围绕公司治理不健全、违反宏观调控政策、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侵害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不当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违法违规展业、案件与操作风险、行业廉洁风险等八个方面开展整治工作。


    同业理财缩水3万亿


    “让套利者无利可图,让违法违规者得到应有惩处”,这是银监会2017年打造“监管姓监”的目的。


    从过去9个月的成果来看,银监会是来真的。“乱搞同业、乱加杠杆、乱做表外业务等严重干扰金融市场秩序的不规范行为得到初步遏制。”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银行间相互购买、代持理财产品现象得到缓解,表外业务逐渐回归表内,“影子银行”行为有所遏制。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商业银行同业资产、同业负债自2010年来首次收缩,其余额分别比年初减少2.8万亿元和8306亿元,挤压出了银行业虚增的泡沫。


    据银监会数据,2017前11个月,银行理财产品增速有所放缓,其中同业理财累计净减3万亿元;理财中的委外投资较年初减少5888亿元。“虽然‘三三四’大检查没有明确提出限制委外业务,但在执行中银监会严查委外,很多机构就已经害怕了,委外业务大幅萎缩。”一位农商行人士指出。


    银监会数据还显示,委托贷款中的“金融机构委托贷款”同比少增889亿元,表外业务增速由过去的50%以上降到19%。目前银监会已经推出了《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进一步打掉非标通道业务,表外业务的正式监管政策也在酝酿之中。


    银监会表示,专项治理行动既是对原有监管规定的重申,也是对重点领域监管要求的进一步明确,还是对银行业经营管理标准的一次全面梳理和体检,充分激发银行业金融机构自我纠偏、自我约束、自我管理、自我提升的内生动力。


   “三三四十”重在治同业、理财等


    虽然“三三四十”检查内容繁多且多有重复,但实则重点鲜明:银监会剑指同业、理财、票据等过去几年突飞猛进的业务,这部分资金脱实向虚严重,链条层层叠加蔓延,系统性风险悄然迅速积聚。


    通过对“三违反”的检查,银监会有关负责人称,信贷、票据、同业和理财等具体业务领域的问题最为突出,内控及管理层面的问题也比较多。其中,发现基础管理较为薄弱的问题2011个,涉及金额512.7亿元;乱设机构、乱办业务,涉及金额200.4亿元;发现利益输送的问题涉及金额92.8亿元;信贷业务涉及问题金额6401亿元;票据业务涉及问题金额1.98万亿元;同业业务涉及问题金额7897亿元;理财业务涉及问题金额2408亿元。


    银监会有关负责人称,“三套利”主要集中在监管套利部分,突出表现在同业、理财、资管业务、银信合作、部分表外业务等跨市场、跨行业交叉性金融业务中。具体而言,一是规避监管指标约束套利问题比较突出。银监会查出大量机构规避信用风险指标,涉及金额4327亿元;规避资本充足指标,涉及金额6336.49亿元;规避流动性风险指标,涉及金额2425.68亿元。


    二是违反宏观调控和风险管理政策进行套利。银监会查出全行业违反宏观调控政策套利,涉及金额2517.42亿元;违反风险管理政策进行套利,涉及金额2891.44亿元。所谓违反宏观调控政策,主要指的是银行通过同业业务和理财业务,向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及“两高一剩”等行业“输血”。


    三是资金在银行体系内循环,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有所弱化。检查中共发现问题涉及金额9407.33亿元,具体而言,票据涉及金额6361.45亿元,占67.6%;同业业务涉及金额1745.48亿元,占18.6%;信贷业务涉及金额959.18亿元,占10.2%;理财业务涉及金额341. 22亿元,占3.6%。


    四是利用关联关系进行变相利益输送,达到调节财务或调节报表的目的,检查涉及金额843.32亿元。这包括,违规向关联方授信、转移资产或提供其他服务,涉及金额 801.57亿元;违反或规避并表管理规定,金额41.75亿元。


    对于“四不当”专项治理情况,银监会各级监管机构共发现各类问题1.28万个,涉及业务金额6.16万亿元。据银监会数据,这主要是集中于“不当交易”方面,涉及金额占比为96%。在不当交易中,以同业、理财、信托为主。同业问题中主要集中于同业投资,主体为特定目的载体(SPV)投资,在同业业务发现问题涉及的金额和笔数中占比均在50%左右。理财问题主要是违规开展资金池运作模式,在理财产品之间相互交易、相互调节收益。银监会相关人士指出,部分银行通过以短补长的方式,滚动募集中短期产品来对接非标或长期持有的债券资产,形成期限错配、潜在流动性风险和操作风险。


    银行业理财产品严重的期限错配问题,已经成为了当下改革的负担。据财新记者了解,大小银行们均对即将实施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反弹极大,叫苦不迭。这是因为大多银行均发行3个月到一年期的理财产品,但投资的标的均在1年以上,甚至长达10年、20年。


    “经过过去一年的努力,我们在保证整个银行业持续稳定健康发展的同时,整治了银行业在改革发展中的一些乱象。在不断增大对实体经济支持的同时,拆除了影子银行在发展过程中可能存在的一些隐形炸弹。这个过程中,也保证了市场的平稳。”银监会相关人士指出。银监会数据可见,资金回表趋势明显,制造业贷款占比不断提高。2017年前11个月,银行业新增贷款13.3万亿元,贷款增速自2015年以来首次超过同期资产增速,占同期新增资产比例同比提高近30个百分点。其中,制造业贷款增速同比上升1.7个百分点。


    2017年银监会罚没近30亿


    强监管伴随着强问责。银监会数据显示,2017年,银监会系统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452件,其中处罚机构1877家,罚没29.32亿元;处罚责任人员1547名,其中罚款合计3759.4万元,对270名相关责任人取消一定期限直至终身银行业从业和高管任职资格。除此,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内部问责处理共计16.7万人次。


    截至目前,银监会查处了广发银行惠州分行违规担保案、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虚假理财案、农业银行北京市分行票据案等一批大案。其中,对广发银行一次性罚没7. 22亿元,对涉案的13家出资机构罚没13.41亿元,整起案件罚没合计超过20亿元。(见《财新周刊》 2018年第01期“广发行侨兴债‘萝卜章‘清算”)


    “加重处罚的目的,是切切实实地做到‘处罚一个,教育一片’,以树立监管权威。”银监会相关负责人指出,将处罚落到实处,才有可能树立银行业“向合规要业绩”的理念,“银行业过去可能觉得违规产生的效益更大,现在是违规就让你无利可图。”


    银监会表示,将继续保持监管高压态势,严肃监管氛围,依法从严问责违法违规行为,特别是对那些问题查的不彻底、整改不到位、问责流于形式的加大处罚力度,真正使铁的制度、铁的纪律得到铁的落实,坚决打赢银行业风险防范化解攻坚战。


    银行业违规特点各不同


    目前,银行业总资产达240万亿元,比五年前增加逾80%;按一级资本排名全球1000家银行中,中资银行有126家,工农中建位列前十大银行,被纳入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


    银监会在此次“三三四十”检查中发现,不同机构违规形式有所不同。总体来说,截至2017年11月,大型银行总资产规模86.5万亿,总负债规模79.4万亿,2017年同比增速在7%左右。国有大型银行及邮政银行分支机构管控有待加强,检查发现多个分支机构突破总行规定或未经总行许可违规开展业务。据财新此前报道,工商银行廊坊分行涉嫌虚假开立电子票据,案涉20亿元。财新记者多方了解到,工行涉嫌违规开立同业账户。(见财新网“20亿元电票‘爆雷’工行、恒丰牵涉其中”)


   银监会检查还发现,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主要问题是同业、理财业务等创新交叉业务领域的问题突出,表现为利用通道违规提供融资支持,跨市场、跨业务交又风险隐患较高,个别机构异地展业,管理脱节。今年以来,兴业、浦发、中信、民生等多家股份制银行息差明显收窄,同业理财大幅缩水几千亿,也侧面反映了这些银行这几年在同业市场的激进表现。股份行总资产规模44万亿,总负债41万亿,其资债规模自2017年6月以来回归个位数增长。


    城市商业银行的公司治理和业务问题均很突出。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城商行总资产规模31.4万亿,总负债29.3万亿,资产规模同比增速在“三三四十”之前超20%,后才逐步回归到15%左右。


    银监会指出,城商行主要表现为股东及董事管理、关联交易等不符合监管要求,内控合规基础较薄弱,传统授信业务三查不力的问题较普遍,同业理财及票据业务投向不合规或规避监管指标。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2017年城商行年会上直接指出,有的城商行公司治理能力薄弱,个别银行大股东将银行视为提款机,通过信托、资管、股权反复质押等手段套取银行资金,票据业务、理财“飞单”、“萝卜章”等违法案件在城商行屡屡发生。

  

    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主要表现为内部制度不完善,内控菅理薄弱;风险管理体系不健全,风险管理弱化;合规管理不到位,部分员工合规意识淡薄,员工违规行为频发;此外信贷、票据、同业、理财业务等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违规等。截至2017年11月,农村金融机构总资产规模33万亿,总负债规模30.6万亿,规模增速在11%左右。


    银监会此番检查还发现,信托公司主要表现为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有待改进,固有业务合规及风险管控不完善,以信托业务为通道替银行隐匿风险,未严格核实项目资本金来源及到位情况、投后信息披露不充分、增信措施未落实等。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7年11月,银行资产增长在10%左右,而信托业增速仍维持在30%以上的高位,信托业规模突破25万亿,其中通道业务占了一半以上。近期银监会祭出《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55号文),表明整顿信托通道的决心。(见财新网“银监会定义银信通道业务 纳入财产权信托意欲何为?”)


    对于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银监会“三三四十”检查发现,主要存在业务违规和管理不到位,主要表现为不良资产收购和处置业务不合规、违规变相为企业提供融资、超业务范围开展增信类业务等。业内人士指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升级成了几乎全牌照的金融控股集团,有必要进行规范。(责任编辑/凤鹰)


内蒙古金融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金融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金融网)”的作品,内蒙古金融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Copyright © 2007-2018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内蒙古金融网版权所有

邮箱: nmgjrw@nmgjrw.com   联系电话: 0471-4952235   传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顾问:内蒙古伊坤律师事务所 主任 曹文萍 电话:18048338666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蒙ICP备08100000号

·内蒙古金融网络传媒中心 中国网通集团提供宽带支持